首页 > 电视剧 > 头号前妻
头号前妻
APP随时看

下载APP手机随时看

收藏

头号前妻 共38集全

类型: 偶像家庭言情都市喜剧

地区: 内地

年份: 2016

简介:刘家成执导的都市情感剧,由郝蕾、高亚麟、毛俊杰、朱刚日尧、李舒桐、迟佳主演。该剧主要讲述了三个前妻在离婚后各自疗伤、奋斗,并最终寻回幸福的励志故事。 详情

1-38
  • 1

    婚恋专家颜樱救人难救己

  • 2

    林朵渔韩彬分手袁之丹插足

  • 3

    纪琴被逼自杀获救

  • 4

    武墨纪琴决定离婚

  • 5

    颜樱怀孕方为纲借酒浇愁酒驾被刑拘

  • 6

    袁子丹说出真相气晕韩彬母亲

  • 7

    颜樱被田菲菲伤害流产

  • 8

    方为纲得知颜樱流产心痛

  • 9

    颜樱付北兴大闹武墨婚礼

  • 10

    方为纲得知真相和田菲菲闹离婚

  • 11

    颜樱相亲失败康堤解围

  • 12

    颜樱遭劫持方为纲英雄救美

  • 13

    方为纲韩彬公司双双面临破产

  • 14

    武墨家里硝烟弥漫

  • 15

    韩彬和林朵渔重修旧好

  • 16

    袁子丹为保韩彬投案自首触动林朵渔

  • 17

    颜樱收留方为纲父女

  • 18

    王海天想骗财骗色算计田菲菲

  • 19

    纪琴接受付北兴求婚

  • 20

    王海天诈骗田菲菲得逞

  • 21

    武墨无意发现付北兴有家室

  • 22

    颜樱疏远康堤俞虹毒打纪琴

  • 23

    田菲菲回头求方为纲复婚

  • 24

    方为纲求颜樱复婚遭拒

  • 25

    田菲菲反复纠缠 林朵渔严重砸伤

  • 26

    康堤精心布置向颜樱求婚

  • 27

    颜樱康堤一同约见王宇

  • 28

    韩彬找颜樱关怀林朵渔

  • 29

    颜樱约见田菲菲

  • 30

    颜樱把所有的钱都给了田菲菲

  • 31

    朵渔把颜樱送到医院

  • 32

    康堤坚持不懈地追求颜樱

  • 33

    颜樱怀疑爱情

  • 34

    林朵渔决定和韩彬开诚布公

  • 35

    林朵渔遭算计受重伤

  • 36

    林朵渔不愿拖累韩彬决意放手

  • 37

    康堤向颜樱求婚成功

  • 38

    三闺蜜携手奔赴潇洒幸福人生

  • 展开
预告花絮 分集剧情
换一换
  • 1-10
  • 11-20
  • 21-30
  • 31-38
  • 头号前妻 第1集

    情感栏目作家颜樱(郝蕾饰)约谈一位婚姻不幸的女士,那位女士大倒苦水,觉得自己就这么成了弃妇,自己就是想不开。没想到颜樱听了她的苦恼,根本不是好言安慰,而是当头棒 情感栏目作家颜樱(郝蕾饰)约谈一位婚姻不幸的女士,那位女士大倒苦水,觉得自己就这么成了弃妇,自己就是想不开。没想到颜樱听了她的苦恼,根本不是好言安慰,而是当头棒喝,女士接受不了颜樱的这种劝解方式态度,不想再继续下去,这时她接到前夫的电话,告诉她自己今天结婚,还希望得到她的祝福,女士气冲牛斗,决定送前夫一份大礼,气冲冲地走了。 那位女士站在天台上,准备用跳楼吓唬前夫,警察和120急救中心紧急赶到现场,颜樱约自己的闺蜜一起吃饭,林朵渔(毛俊杰饰)匆匆进来报告外面有人跳楼的消息,颜樱、纪琴(李舒桐饰)、林朵渔赶到天台,发现就是刚才自己采访的那个女人,只见她站在楼边眼看就要掉下去了,楼下的围观者一片尖叫声。颜樱走近女士,激将她勇敢跳下去,正好让渣男解气。女士听了颜樱的劝告,慢慢改变了主意,这时那女人的前夫也跑来了,夫妻俩又和好了,颜樱伸手去救那个女人,结果不小心把自己带下去了,幸好警察准备好气垫,颜樱有惊无险。 颜樱的前夫方为纲(高亚麟饰)在会议室开会,正对员工发脾气,韩彬(朱刚日尧饰)悄悄把手机上颜樱跳楼的新闻给方卫纲看,方卫纲立马慌了,抛下一切冲出会议室。纪琴的婆婆李金玲(张建新饰 )趁纪琴不在家,乱翻她的小木箱,发现了纪琴的隐私,得知儿媳妇结婚前曾经为别的男人怀过孕流过产,惊怒之下决定采取手段。 方为纲赶到跳楼现场,发现颜樱已经没事了,准备请客帮颜樱压压惊,颜樱一点不领情,和方为纲早就没关系了,求方卫纲离她远远的,这时方为纲接到田菲菲的电话先走了。方为纲和颜樱是刚离婚的恩爱夫妻,因为方为纲家里三代单传,而结婚前几年,颜樱一直怀不上孩子,方卫纲一时糊涂,一夜情出轨田菲菲(姜尘饰),本想生个孩子抱回家,没想到田菲菲以怀孕要挟他离婚,颜樱无法忍受方卫纲背叛爱情家庭的行为,痛快答应离婚,但方为纲和田菲菲结婚后,总觉自己欠她太多,还放不下她。纪琴有事先走,颜樱和林朵渔一起吃饭,微醺的颜樱听到隔壁房间里一个女人公然叫嚣要做小三,触景生情,过去和他们大打出手,被抓进公安局。方为纲接到林朵渔的电话,得知颜樱被抓,只好带着吃醋的田菲菲把颜樱从公安局保释出来,田菲菲和颜樱两人互相看不顺眼,吵个不停。纪琴婆婆李金玲得了癌症,瞒着家人,她想趁自己还活着,再给儿子找个合适的媳妇。李金玲坚持搬进儿子家里,并且约武墨的前女友美珍谈心,让她和武墨重新开始,赶走纪琴。 袁子丹(安悦溪饰)是地产公司总裁

  • 头号前妻 第2集

    颜樱得知林朵渔和韩彬分居了,义愤填膺的颜樱找韩彬了解情况,她直言不讳地骂他背叛当初的一往情深,但是韩彬却认为林朵渔不能替自己分担工作中的烦忧,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 颜樱得知林朵渔和韩彬分居了,义愤填膺的颜樱找韩彬了解情况,她直言不讳地骂他背叛当初的一往情深,但是韩彬却认为林朵渔不能替自己分担工作中的烦忧,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不是个好的贤内助。他们之间感情出现了问题,颜樱觉得肯定是韩彬变了心,和袁之丹的介入有很大关系,要求韩彬立马开除袁之丹,但韩彬为袁之丹辩解,觉得袁之丹是无辜的,何况她对公司贡献很大,根本没理由开除她。颜樱愤然离去。袁之丹主动找林朵渔谈判,请林朵渔放手,她觉得既然他们夫妻已经分居,自己就应该顺理成章的取代林朵渔的位置。林朵渔对袁之丹的无耻挑衅很恼火,把她赶了出去。 田菲菲黏着方为纲要钱买爱马仕包包,方为纲是苦孩子出身,非常唾弃田菲菲天天爱慕虚荣奢侈浪费的价值观,认为根本没必要。田菲菲气得直跺脚。颜樱公司里的年轻同事正在天涯上围观一个土豪女的晒各种奢侈品,颜樱发现竟然是田菲菲,气的转身走开了。方为纲正在工地监工,颜樱打电话给方为纲,让方为纲教育教育田菲菲,不要偷嘴吃还晒幸福,方为纲认为颜樱这是吃醋而高兴,颜樱痛骂了他一顿,他不停的告饶。 韩彬收到林朵渔寄来的快递,韩彬打开一看是离婚协议书,韩彬毫不犹豫的签字,本来想让袁之丹帮忙邮寄,但又决定自己处理。颜樱约方为纲练习跆拳道,把方为纲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旁边一阵喝彩声。方为纲向颜樱解释天涯晒照的事,颜樱又是对他一番痛骂,骂完就走。方为纲回到家教训田菲菲不要没事就发帖子晒照,故意刺激颜樱。田菲菲又拿自己是正妻她是前妻说事,方为纲彻底火了,他骂田菲菲不知好歹,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田菲菲肚子里的孩子,方为纲和颜樱还是一对恩爱的夫妻,方为纲警告田菲菲,赶紧把发的帖子删了,不然就和她离婚。田菲菲对颜樱又恨又忌讳。 李金玲开始逐步实施她的计划,先是逢人就讲儿媳妇纪琴的不好,还装病让儿子跟自己睡大床,让纪琴带着孩子睡小床,硬是让小两口分居。然后做些好吃的送到社区居委会给美珍吃,和美珍套近乎,撮合美珍和武墨。 颜樱近段时间胃不舒服,一直吐个不停,赶紧去医院检查身体,医生却告知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,颜樱感到很意外,不知道怎么办,正巧碰见田菲菲为了报复颜樱,故意拿肚子里的孩子说事,打电话让方为纲来医院陪自己检查,方为纲生怕孩子有意外,连连向她低头认错,田菲菲阴谋得逞。背过身去的颜樱再想想自己的处境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 李金玲故意挑事刁难纪琴,叫儿子回来给自己做主。武墨看见妈妈哭着闹着说纪琴

  • 头号前妻 第3集

    纪琴被婆婆剥夺了尊严,她走投无路,决定割腕自杀。田菲菲警告颜樱以后不要纠缠老方,颜樱认为田菲菲之所以不择手段得到方为纲,就是为了钱,将来等她年长色衰,还会有别的 纪琴被婆婆剥夺了尊严,她走投无路,决定割腕自杀。田菲菲警告颜樱以后不要纠缠老方,颜樱认为田菲菲之所以不择手段得到方为纲,就是为了钱,将来等她年长色衰,还会有别的女孩把她挤走。田菲菲说自己不在乎,除非方为纲破产,否则自己就像蚂蟥一样吸定了他。这时,颜樱接到电话听说纪琴为情自杀,火速赶到医院责骂武墨是个妈宝男,骂躺在病床上的纪琴没有志气。纪琴对武墨无怨无悔。等武墨走后,纪琴告诉颜樱和林朵渔,婆婆这次逼她离婚是因为知道了付北兴和她的过去,颜樱骂李金玲是老巫婆,劝纪琴干脆离婚,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。刚好被赶来的李金玲在门外听到,她匆匆离开了医院。等她们都走了,李金玲偷偷去医院看纪琴,劝纪琴离婚对大家都好,而且她癌症晚期,想闭眼之前把儿子的事安排好。 韩彬找不到离婚协议书,袁之丹告诉他她私自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了林朵渔,韩彬拍桌子冲着袁之丹发火,袁之丹却甘之若饴。林朵渔收到离婚协议书,心如死灰,打电话通知韩彬带上所有证件去民政局办理离婚。林朵渔和韩彬去民政局离婚,韩彬有点犹豫,让她再想想,林朵渔毫不犹豫的签字,颜樱去医院把孩子打掉,可又临时反悔决定留下孩子,她越想越气,打电话臭骂方为纲,方为纲不知道怎么惹恼了她。田菲菲在博客上炫富的帖子激怒了颜樱的好朋友乔九,乔九为了替颜樱打抱不平,把田菲菲和方为纲的事发到网上,转发和评论有几千条,田菲菲莫名其妙接到很多网友的唾骂电话。田菲菲十分恼火,要方为纲去找颜樱。没想到颜樱根本不理会他的劝告。 韩彬的妈妈要来深圳,韩彬不想让妈妈生气,请林朵渔帮忙遮掩,还伪装成夫妻。林朵渔感觉他自私又虚伪。田菲菲整天被网友唾骂,方为纲惧怕前妻也帮不了她,不小心动了胎气,方为纲赶紧送田菲菲去医院,颜樱帮纪琴办理出院,巧遇方为纲小心翼翼陪着田菲菲,对她百依百顺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,下决心非生下孩子不可。 面对大家一片支持离婚的声音,武墨坚决不同意离婚,他觉得自己能处理好家庭矛盾。没想到回家后李金玲坚决要求武墨带着端端去医院做亲子鉴定,武墨拒绝,李金玲开始发疯以死相逼,武墨无奈之下答应了妈妈的要求,纪琴看着这对母子,平静的提出了离婚。老万公司出现了危机,方为纲求颜樱帮忙,颜樱数落了方为纲一顿,最后还是答应帮忙。田菲菲来公司找方为纲,看见袁之丹和韩彬在谈论两人之间的纠葛,偷偷听了几句,被袁之丹发现了。田菲菲为了掌握老方的行踪,给方卫纲买了一部特功能手机,以便跟踪方为纲

  • 头号前妻 第4集

    武墨和纪琴真的要离婚了,纪琴想把孩子带在身边。李金玲心愿得逞,迫不及待去找美珍,告诉美珍儿子即将离婚的事,美珍知道李金玲想要撮合她和武墨,故意劝解让她不要干涉儿 武墨和纪琴真的要离婚了,纪琴想把孩子带在身边。李金玲心愿得逞,迫不及待去找美珍,告诉美珍儿子即将离婚的事,美珍知道李金玲想要撮合她和武墨,故意劝解让她不要干涉儿孙的生活,李金玲看出美珍对武墨有意思。 颜樱正在采访,突然又跑到洗手间呕吐起来,她被孕吐折磨的很难受。方为纲和韩彬一起商讨工作,韩彬提出老万想牺牲自己保大局的想法,方为纲做不到,但是情势所逼,方为纲决定自己接手总公司的烂摊子,把负担小的让给韩彬。方为纲和韩彬一起打拼多年,现在却分道扬镳各奔东西,二人不免有点伤感。颜樱在家里喝闷酒,打电话给方为纲诉说衷肠,说起前尘往事,两人都十分伤感。纪琴从家里搬走,端端哭闹着不让妈妈走,但纪琴还是含泪离开了家,临走她让武墨安排时间办理离婚手续,武墨痛苦而无奈。 袁之丹听说公司分家,认为韩彬吃了大亏,找方为纲谈判,方为纲明白了她的意思,让她去换韩彬来谈。这时他接到方母的电话,说是突然要到家里来,他就急匆匆的去接了。方母惋惜心疼颜樱这个好儿媳,对田菲菲怎么都看不顺眼,方为纲在中间和稀泥,也阻挡不了方母和田菲菲之间随时弥漫的战争硝烟。颜樱去韩彬家看望韩母,韩母看出袁之丹心怀不轨,儿子媳妇关系不好,故意支出他俩,想从颜樱那里摸清楚底细。那边袁之丹约好和韩彬请盛总吃饭,韩彬这边走不开。林朵渔看出韩彬有事,放他走了。袁之丹和韩彬因为公司的事发生了争执,韩彬希望她不要越权干涉自己应该做的决断,袁之丹却已经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,觉得自己有权利为他分忧,两人吵了几句,不欢而散。李金玲热情邀请美珍来家里吃饭,美珍半推半就答应了。韩母旁敲侧击的劝林朵渔对韩彬多上点心,多关心他的行踪。一直暗恋着林朵渔的海归富二代沈佳宁突然上门来找林朵渔,林朵渔很惊讶,谎称沈佳宁是同事,韩母赶紧招呼沈佳宁进来。饭桌上,韩彬因为吃醋向林朵渔大献殷勤,送走客人却又笑话她不自量力。 矫情的田菲菲半夜闹着要吃炸的小黄鱼,方为纲看在孩子份上,只好开车去买,路上突然接到颜樱的求救电话,原来颜樱在酒吧喝酒被流氓纠缠。方为纲把颜樱送回家,颜樱哭着说起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,感慨着现在夫妻陌路,等将来他再有了孩子,更分身无术,不会再照顾自己了。表面上坚强的颜樱瞬间崩溃,泪如雨下,方为纲紧紧搂着颜樱,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
  • 头号前妻 第5集

    看见樱子痛哭流涕,方为纲心里也很难过,他安慰樱子,自己今生今世对不起她,来生为她当牛做马。樱子不求来生,只求今世,可是老方已经是别人的丈夫,她哭着把老方赶出了门 看见樱子痛哭流涕,方为纲心里也很难过,他安慰樱子,自己今生今世对不起她,来生为她当牛做马。樱子不求来生,只求今世,可是老方已经是别人的丈夫,她哭着把老方赶出了门。正好赶上田菲菲气势汹汹的赶来,一见老方果然在这里,就大吵起来,樱子出来制止她,田菲菲一见情敌分外眼红,上去就打了樱子一巴掌,脸都打伤了,樱子抓住她的手,警告她自己可是练跆拳道的,如果不是看在胎儿的份上,不会饶了她。老方好说歹说赶紧把田菲菲拽走了。 武墨无意中发现母亲的病历,他震惊之下找医生了解情况,知道母亲已没有多少日子,他决心好好孝敬母亲陪她度过最后的日子。罗美珍来李金玲家里做客,不管李金玲如何撮合,美珍如何主动,武墨直接告知自己和她绝无可能。 田菲菲嫉妒方家母子一味袒护颜樱,觉得自己在家里没有地位,只是一只下蛋的母鸡。她在街头偶遇袁子丹,喜出望外,想拉拢她结成同盟,可是袁子丹对她十分冷淡。田菲菲到处盘查方为纲的房产,甚至打起了颜樱住处的主意。纪琴从端端嘴里听到李金玲已经公然给武墨介绍罗美珍的消息,还有孩子对她的思念,她流着眼泪下决心自强自立独立抚养儿子。 颜樱告诉方为纲自己怀了他的孩子,老方不信,认为樱子学田菲菲想辙折腾自己。樱子恼了,泼了他一脸水,扔下自己的化验单就走了。老方看了单子,百感交集,叫韩斌来陪自己喝一杯。老方感慨本来三家六口人幸福的生活,现在全都乱了套了。正说着,武墨也来了。韩彬听说武墨和纪琴也离了婚,惊呆了。方为纲喝多了酒,醉醺醺的开车上路,结果撞了人。他紧急打电话给颜樱,樱子火速赶到现场帮他善后。在交警队里,方为纲不敢对母亲说自己被拘留的实情,谎称自己出差几天。老方在交警队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,他愧疚的问樱子孩子的事,颜樱不要他管。 纪琴送端端回家,被武墨父子挽留进了家,武墨告诉她自己可能要听他妈的意见和罗美珍结婚,纪琴暗自伤心,这时李金玲回来了,她阴沉着脸警告纪琴以后不要再来。纪琴终于找到一份保洁的工作,没想到她工作的公司正是付北兴任总经理的公司。两人相见,意外又尴尬,付北兴惊喜交加,邀纪琴找个地方好好谈谈,纪琴无法抗拒。付北兴得知纪琴的现状,很想帮她,纪琴婉言谢绝,表示想靠自己的实力。田菲菲接到电话,到交警队找方为纲,没想到她不关心老方的死活,伸手就要银行卡。方为纲真正看清她和自己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感情,只是为了钱。 颜樱林朵渔和纪琴一起吃饭,听说纪琴遇到了付北兴,还找到了工作,很

  • 头号前妻 第6集

    田菲菲把方为纲出事的责任都推到颜樱身上,不顾方为纲的死活,方母见她这么自私,眼睛里只有钱,训斥了她几句,在这患难的时候,更感到颜樱的仁义。方为纲妈妈担心田菲菲私 田菲菲把方为纲出事的责任都推到颜樱身上,不顾方为纲的死活,方母见她这么自私,眼睛里只有钱,训斥了她几句,在这患难的时候,更感到颜樱的仁义。方为纲妈妈担心田菲菲私自把方为纲的钱财卷走了,赶紧打电话求颜樱帮忙。颜樱出于道义,答应帮忙。 方为纲被刑拘公司本就人心不稳,再加上袁子丹擅自做主裁员,导致万物生公司人心惶惶,怨声载道。韩彬责备袁子丹越权,可是袁之丹却满口为公司好的道理,而且公司的危机还真离不开她的公关能力。他问袁之丹想要什么职位,可袁子丹要的是婚姻,他很恼火。田菲菲也趁火打劫,,插手方为纲公司的大小事务,一番胡搅蛮缠,命令财务给她开十万的支票供她挥霍,田菲菲的行为导致万物生公司管理阶层很有怨气。 袁之丹认盛总做了干爹,设了饭局,请来伍行长和盛总给韩彬解决公司的危机。饭后她搀着醉醺醺的韩彬回家,韩彬父母很不满意。颜樱找公司副总了解到袁之丹和田菲菲在公司小人得志的行为,安排律师帮助方为纲把公司事务委托给代理人,方为纲想提出和田菲菲离婚,但是律师告诉方为纲女方在怀孕期间,不能离婚,方为纲只好作罢。因为颜樱骂韩彬和袁之丹趁老方之危,心里还有韩彬的朵渔很不高兴,好姐妹之间闹起了不愉快。 田菲菲给颜樱寄律师函,要求颜樱腾房子,颜樱觉得忍无可忍,和方母来到公司主持大局。田菲菲正在公司因为要不出钱和财务大吵大闹,方母告诉田菲菲,颜樱是自己的女儿,她有权代管公司。田菲菲气冲冲地走了。方为纲的最终判决是罚款四千元并拘留两个月,他神情复杂的告别了陪他听审判结果的两个女人。 袁子丹拿着礼品登门拜访韩彬爸妈,向韩彬爸妈道歉,韩彬为免生是非,拽着袁子丹出去说话,韩彬爸妈偷偷跟踪他们,竟然发现他们来到一处房子,见他们举止亲密,冲出来骂儿子混蛋,袁子丹趁机提出自己愿意做她的儿媳妇,韩彬和林朵渔已经离婚,韩彬妈妈接收不了打击气的心脏病复发晕倒过去。 袁子丹心情郁闷约,主动约田菲菲喝酒,田菲菲给袁子丹洗脑,无意中从醉酒的袁之丹嘴里得知颜樱怀孕的事,担心方为纲的财产被别人分割,赶紧给律师打电话追进颜樱的房产。 韩母躺在病床上恨儿子负心,心疼林朵渔受了委屈,觉得坚决不能让他们分开,林朵渔告诉韩母他们离婚不是因为袁子丹,没想到一站起来就因为劳累晕倒了,醒来后发现樱子和纪琴陪在床边。韩母不放心,也来探望林朵渔。 听了田菲菲的劝告,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,袁子丹亲自煲汤上门探望韩母,希望韩母接受她做儿媳妇,没想到

  • 头号前妻 第7集

    颜樱质问袁子丹为什么那么急着介入韩彬和林朵渔之间,怎么也得等他们把感情捋顺。袁子丹辩解她从来没有破坏韩彬和林朵渔的婚姻,但现在他们已经离了婚,自己就可以理直气壮 颜樱质问袁子丹为什么那么急着介入韩彬和林朵渔之间,怎么也得等他们把感情捋顺。袁子丹辩解她从来没有破坏韩彬和林朵渔的婚姻,但现在他们已经离了婚,自己就可以理直气壮追求韩彬。这时,韩彬当着大家的面表态,即便他和林朵渔离婚了,他也不会选择袁子丹。袁子丹情绪低落离开了韩家。 田菲菲去拘留所看方卫纲,方卫纲向田菲菲提出了离婚,田菲菲不想离婚,向方为纲认错,改过自新,但是方为纲心意已决,方为纲承认了颜樱怀孕的事实。田菲菲私自闯进颜樱家里,找人往外搬东西,正好被回家的颜樱碰见,颜樱气的拿起刀吓唬田菲菲,才把田菲菲赶走了。田菲菲回到家,听保姆说方母要出去和颜樱会面,怕她们结成同盟对自己不利,就急忙跑出去拦住她,方母根本不吃田菲菲那一套,这时颜樱赶到,三个人拉扯中,田菲菲把方母和颜樱推倒了,田菲菲一不做二不休,又故意倒在颜樱的肚子上,导致颜樱流产,颜樱失去了人生中可能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,内心恨透田菲菲和方为纲,准备告田菲菲故意伤害罪。方母十分内疚。 李金玲打电话让纪琴回家有事商量,没想到李金玲竟然告诉她武墨即将和罗美玲结婚,为给新婚的二人创造个人空间,让纪琴把端端带走一段时间,纪琴心冷了,毫不犹豫的给端端收拾衣服。李金玲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所以抓紧时间给武墨成家,还劝纪琴也赶紧嫁人。纪琴告诉她这话让她对儿子说去。武墨意外回来,发现母亲捣鬼很生气。 袁子丹给韩彬煲汤,故意玩苦肉计,在手上涂口红,装作是熬汤不小心烫伤的,被骗的韩彬心生愧疚和感动,什么也不说,痛快把袁子丹煲的汤喝完了。田菲菲听了袁子丹的警告,害怕颜樱告她伤害罪坐牢,吓得躲了出去,想让方母代她向颜樱求情,方母痛恨田菲菲害了颜樱的孩子,不愿意帮她。无奈的田菲菲打电话给袁子丹讨主意,袁子丹向她支招,示弱演一场苦情戏,拿孩子当挡箭牌。袁子丹又特意送东北菜给韩母,讨好她,韩母推心置腹劝她放下韩彬,找寻自己的幸福。韩母为了掌握儿子行踪,联合陆叔装病让韩彬回家住。 方母还是想着和为贵,为了田菲菲肚子里的孩子,煲了汤去颜樱家替她求情,颜樱心里很难受,如果为求情而来劝她走,方母只好岔开话题。田菲菲得到保姆的密报,排练好就赶到颜樱的家里,开始上演苦情戏,跪在地上向颜樱道歉,假装捶打自己的肚子。方母心疼孙子,也跪下来求樱子放过她。颜樱想杀田菲菲的心都有了,绝对不肯原谅她,想着关键时刻方母还是向田菲菲,心灰意冷大吼让她们滚。方母和田菲菲灰溜溜的

  • 头号前妻 第8集

    颜樱感叹自己和田菲菲不知结下了什么孽缘,一直和她纠缠不清。林朵渔和纪琴劝颜樱不要告田菲菲了,毕竟她肚子的孩子有免死金牌,连方母都跪在地上求情了,就得饶人处且饶人 颜樱感叹自己和田菲菲不知结下了什么孽缘,一直和她纠缠不清。林朵渔和纪琴劝颜樱不要告田菲菲了,毕竟她肚子的孩子有免死金牌,连方母都跪在地上求情了,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颜樱也是过过嘴瘾,事到如今只好原谅了田菲菲。纪琴和武墨一起去接端端放学,听到孩子渴望父母一起陪自己的心里话,两人心里都很难过,武墨抱起儿子,许诺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。林朵渔见韩彬每天早早回家,感到奇怪,韩彬解释是因为妈妈心脏不好,所以才回家陪妈妈。林朵渔说幸好公司里有袁子丹帮他,韩彬趁机问林朵渔介不介意他和袁子丹之间真有点什么,林朵渔违心的回答自己不介意。 罗美珍觉得武墨对自己很冷淡,没有恋爱的感觉,怀疑他没有对纪琴忘情,李金玲慌忙花言巧语劝她打消疑虑。纪琴和武墨带儿子出去吃饭,饭后纪琴因为恨武墨只顾自己新婚快活,不想让儿子跟着武墨回家,武墨误会纪琴,强行把端端带走,纪琴伤心欲绝一个人走夜路,突然碰上飞车小偷把包抢走了,纪琴摔倒在地,本想给武墨打电话,但考虑后打给了付北兴。付北兴急忙赶到,把她送回家包扎伤口。 林朵渔和沈家宁去见客户,正巧迎面碰见韩彬和袁子丹,袁子丹热情邀他们一起坐坐喝杯咖啡。四个人尴尬地坐在一起,韩彬和沈家宁借谈合作缓解紧张的气氛,没想到林朵渔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冷着脸起身离去,沈家宁尴尬的一笑,也走了。韩彬又把公司的难题抛给袁子丹,袁子丹毫不客气的说他是个优柔寡断不负责任的“三不男人”。纪琴收到快递,是付北兴送她的一部新款的手机。她不想欠他太多。付北兴接到妻子的电话,他又提起离婚的事,可妻子直接挂断了电话。罗美珍见端端在家很不高兴,暗示应该把他送到纪琴那里,李金玲忍不住叹气。武墨送罗美珍坐车回去,他感到罗美珍的尖酸精明跟纪琴的善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付北兴喝多酒去找纪琴,付北兴深夜来找纪琴,趁着酒劲向纪琴表白,提起当初谈恋爱时两个人在小树林第一次亲吻,就冲动起来想吻纪琴,被纪琴侧过脸拒绝了,付北兴尴尬的岔开话题。 方为纲拘留期满,颜樱派朋友来接他,没想到心里有鬼的田菲菲也来接他,方为纲质问田菲菲有什么权力让颜樱搬家,去公司闹事,田菲菲又委屈的拿孩子当挡箭牌。方母为了顾全大局,只得帮助田菲菲圆谎,吞吞吐吐告诉方为纲颜樱意外流产的事情,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没有说是田菲菲一手造成的。方为纲受不了打击,赶紧去找颜樱,在办公室里抱住樱子的照片泣不成声。李金玲打电话通知纪琴把孩子接走,因为武墨要和罗美

  • 头号前妻 第9集

    韩母和一家人在家里等韩彬回来给林朵渔过生日,可韩彬和袁子丹陪客户应酬,韩彬就是不接他妈的电话。应酬结束,醉酒的韩彬想起今天是林朵渔的生日,要去给林朵渔买蛋糕。袁 韩母和一家人在家里等韩彬回来给林朵渔过生日,可韩彬和袁子丹陪客户应酬,韩彬就是不接他妈的电话。应酬结束,醉酒的韩彬想起今天是林朵渔的生日,要去给林朵渔买蛋糕。袁子丹却把韩彬扶到了自己家里,并且趁韩彬神志不清靠在她肩膀的时候,拍下两人亲密合影发给在家里等待的林朵渔,林朵渔看到合影,脸色大变,称自己不舒服离席到卧室休息。早上韩彬在袁子丹住处醒来,正要回家,却被一副可伶相的袁子丹哀求陪她回老家,给哥哥扫墓,韩彬答应了。林朵渔约韩母他们一起吃饭,告诉韩母,她和韩彬的缘分已尽到头了,韩母非常伤心,只好收拾行李回老家。 方为纲和颜樱一起吃饭的时候,才意外得知颜樱流产绝不是方母说的那样,颜樱伤心欲绝,决定和他彻底划清界限。颜樱的同事康堤一直暗恋着颜樱,为了帮助心情暗淡的颜樱振作起来,他扮成大白的样子,站在楼下向颜樱表白,很多姑娘跑来要求合影,都被他拒绝了,康堤深情地向她告白:只想一辈子做颜樱一个人的大白,无怨无悔守护着她。虽然感动,颜樱不能接受,这时她又收到方为纲为她订的外卖并且留言给颜樱,吃饱以后好狠狠骂他,颜樱尽情发泄自己心中的痛苦。 颜樱把发小乔九和康堤约到一起,想撮合他们,然后自己找借口离开了。武墨和罗美珍要举行婚礼,纪琴按约定提前接走端端去游乐场玩。纪琴不小心摔跤受了伤,就让颜樱过来接他们母子,正巧碰上付北兴。付北兴悄悄追在她们后面。颜樱看纪琴眼圈发红,端端告诉颜樱今天爸爸结婚,颜樱一听火了,硬拉着纪琴去婚礼上讨个公道,武墨和李金玲看见纪琴和颜樱,心慌意乱,害怕他们破坏婚礼。颜樱沾上舞台,拿起话筒替纪琴鸣不平,当众揭露李金玲的欺负媳妇的种种恶行,这时,付北兴勇敢站出来,拦住准备撒泼的李金玲,付北兴当众做了自我介绍,为纪琴正名,并表白纪琴,保证给她一生的幸福。颜樱告诉林朵渔,这次大大给纪琴出了一口恶气,长了脸。 袁子丹虐待清洁工的丑闻被网友曝光,她的言行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形象,韩彬非常失望,斥责袁子丹单纯善良的表象后面到底隐藏着有多少面,林朵渔打电话告诉韩彬,韩母在机场准备回老家,韩彬赶紧赶到机场,袁子丹也跟去直言韩彬要陪自己去老家扫墓,韩母伤心离去,林朵渔心冷走开。韩彬揭露了袁子丹一直以来的险恶心机,他对她感到很失望。 罗美珍觉得自己好好的婚礼被一堆外人破坏了,回到家大吵大闹,李金玲赶紧拿出自己珍藏的金银首饰讨好罗美珍,罗美珍这才罢休。颜樱不肯见方为纲,他无意中从母亲嘴里

  • 头号前妻 第10集

    结婚以后的罗美珍怨气冲天,顶撞婆婆,呵斥端端,在家里大吼大叫,李金玲想法讨好她也没用,李金玲突然感觉罗美珍像变了一个人。付北兴主动和纪琴的闺蜜们套近乎,并且在她 结婚以后的罗美珍怨气冲天,顶撞婆婆,呵斥端端,在家里大吼大叫,李金玲想法讨好她也没用,李金玲突然感觉罗美珍像变了一个人。付北兴主动和纪琴的闺蜜们套近乎,并且在她们的赞同下开始对纪琴产生猛烈的追求,发短信关心纪琴,还安排纪琴当副总助理。纪琴听见公司同事背后议论她是付总的情人,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话,纪琴想重新回设计室。 方为纲从保姆那里知道了颜樱流产的真相,他不能容忍颜樱受这样的伤害,决定和田菲菲离婚,然后和颜樱复婚,颜樱觉得方为纲这样做就是把婚姻当儿戏,不同意他这么做。康堤拒绝颜樱把自己乱点鸳鸯谱,自己就爱他一个。方为纲回到家闹离婚赶田菲菲出门,方母见儿子不消停,责备他都是自己行为不检点,才惹出今天的局面。田菲菲见势不妙,要求方为纲把房子、车子、公司分她一半,方为纲不同意,她就拼命打自己的肚子。方母见状又急又气,突发脑出血,被送进了医院。方母醒来后,要求方为纲为老方家传宗接代着想,不要再和田菲菲闹离婚了,方为纲无奈答应了妈妈。韩彬公司销售方案遭员工泄密,眼看开盘迫在眉睫,却被老方的公司抢了先。他心急火燎,打电话找袁子丹帮忙,没想到袁子丹为了吊他的胃口,故意不接电话,还定了去海南的机票。韩彬见袁子丹从海南回来之后,责备她关键时刻玩失踪,不负责任。袁子丹见好就收,答应和他共渡难关。盛总的夫人气势汹汹找上门来,打着为干女儿袁子丹出气的旗号,来逼婚韩彬。韩彬很生气,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他警告袁子丹,自己绝对不是那种拿自己的婚姻幸福来做事业赌注的人。 罗美珍在家里俨然一副一家之主的样子,整天无事生非,不光跟林金玲要过武墨的工资卡,还想要让纪琴给端端出抚养费,李金玲有苦难言,偷偷抹泪。心事重重的方为纲借酒浇愁,他约颜樱出来诉苦,觉得自己对不起颜樱,骂自己不是人。颜樱细心照料他。第二天醒来在颜樱家吃早饭,两人互吐心声,方为纲坚持认为颜樱心里还惦记着自己,颜樱坚决不承认,告诉他自己受够了他们家里那点破事,以后离她远一点。方为纲握住颜樱的手,更感到内疚。纪琴去学校接孩子,见端端上课心不在焉,回答问题答非所问。老师找她谈话,端端这段时间很消沉。纪琴找武墨商量,希望他能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。

大家都在看
换一换
推广广告
推广广告